中部尋樂.一:香港 > 大阪 > 名古屋 > 松本

  相信各位亦發覺,自從回歸古墓派後,此BLOG可以說是處於近乎荒廢狀態。一來工作忙碌,上下班的交通時間亦長,消耗大量精力,二來現在臉書、INSTAGRAM大行其道,有時想寫一、兩句感想或出一、兩張相的話,用手機工具相對方便很多。唯有遊記由於須要篇幅較多,好像都是放在這裏會比較適合。

  今年的旅行也是決定去日本,主因是安倍的政策出台,日本紙終於回落,去旅行不用就住就住;另外是東洋實在有很多地方也還未去過,不知怎的總想踏遍全日本。今年決定去憧憬已久的立山黑部,相信很多人也跟我一樣被那大雪壁所吸引而想去這個地方。不過基於以往我兩姐妹的與山無緣命(函館山還有鐵力士峰的大霧,憶起都想喊),事前都不太敢對立山黑部寄予厚望。今年行程事前準備時間比上年要好一點,大致的資料搜集及機票酒店預訂也算早完成,不過經過資料搜集後得出的結論就是,中部一帶的交通費用都算幾昂貴,火車班次亦較疏,自遊行要好好計劃車程時間及善用套票才成。我個人想去立山黑部及白川鄉一看,而忙著搞年尾結婚事宜的妹妹就只提出想去奈良餵鹿,結果今次編排了一個有點怪的四山之旅,立山、富山、高山還有和歌山的一次過滿足不同願望的中部尋樂之旅。

  因為要計算奈良在內,而又想善用零晨機出發的時間,今次的中部之旅我們選擇了飛大阪進出而非位處中部的名古屋,所以要花時間由大阪到立山黑部。起初本打算買由大阪出發的立山黒部アルペンきっぷ,但大阪出發的問題就是限制了要乘北陸線,高山一地要另外付錢搭JR,後來經網友提點,可以由大阪利用KINTETSU RAIL PASS Wide來回大阪名古屋,再從名古屋購買ひだコース的立山黒部アルペンきっぷ省回不少車費,缺點就是要搭耐一點火車。算吧,反正搭完零晨機要休息一下,就搭多一小時火車睡多一會兒吧!

  搭零晨機的關係,星期五仍夠時間回公司稍稍處理工作,不過阿媽成日鵝話上半天班浪費車錢,其實我只想盡清工作,放完假回來不用這麼辛苦罷了,車錢就算吧。下午回家再盤點一下行李,由於又要上雪山但又會去其他地方,真是春夏冬天衫也帶齊,自遊行最忌就是有件大行李,鬼叫你去咁多地方,麻煩都無法。待妹子放工回來,吃過晚飯休息一會,便往機場出發。今次的零晨機要一點九才飛,真的要等很久,上機睡了一會,吃了個包包飛機餐(相對ANA的勁級早餐,CX的真是輕型得多),很準時六點鬆小小就降落關西空港。自從2001年第一次到日本旅行後,已經多年無試過在關西空港入境,又儲入境貼紙了!拿到行李,第一個箭步去COUNTER買KINTETSU RAIL PASS Wide,與JR PASS不同,COUNTER只望一望你的PASSPORT便可以買到PASS,不用填表格。

  利用KINTETSU RAIL PASS換到了出機場的南海電鐵車票,快快上了南海電鐵前往難波。由南海電鐵的難波站走路過近鉄的大阪難波站基本上是無難度的,缺點是中間經過的なんば地鐵站人太多,加上改建工程,拖著行李在人群中左穿右插有點不便。去到大阪難波站,用PASS換了票搭名阪特急往名古屋,車程要兩個多小時,比JR慢但平宜很多,加上搭完零晨機,上火車睡久一點也沒甚問題。十一點幾到達名古屋,再去到名古屋駅買入立山黒部アルペンきっぷ。名古屋駅實在又大又人多,想買指定車票都要在駅內找了一會兒。跟職員指手劃腳了一會兒,終於購到立山黒部アルペンきっぷ(逆ルート設定)並預訂了相關的指定席,在月台買了便當,便上了特急ワイドビューしなの繼續今日的鐵道之旅。

  下午兩點多終於由大阪連行李轉移至松本了!放下行李在酒店後,立即動身前往松本城參觀。由酒店往松本城最快捷方便的路徑,便是用自己雙腿走去,因為松本城其實距離松本駅不是太遠。本來平路都幾好走,最大問題是今天下著大雨,撐著傘有點掃興。在酒店用折扣價買了松本城的入場券,落著大雨當然快快入內參觀。松本城是現存天守之一,即是由江戶時代保留下來的天守,而不是後期重建的「假城」,由於要好好保護,參觀者當然又是拿著膠袋裝著鞋子參觀。由於是保留下來的天守,內裏的樓梯斜度驚人,超過四十五度,簡直是爬樓梯般爬上去參觀。可能事前未熱身,又低估了勁斜樓梯的厲害,爬完松本城後竟覺雙腿有點酸痛。由於下著大雨,放棄了參觀舊開智學校,改為行去青蛙商店街、四柱神社及車站附近的百貨公司。逛完一輪,吃了個蕎麥麵餐,便回酒店執拾行李休息,預備明天上立山黑部。

  

  回到酒店才發覺,因為整天落雨,背囊濕透了,裏面放著的旅遊書完全濕透,宣告陣亡。是夜活動又多一項,用風筒吹乾背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