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蜢.忘我森巴舞

  三月下旬是餵雞員最忙碌的「埋年」時間,一心以為順利過度之際,星期天的兩個大大噴嚏卻為此響起警號。星期一早上鼻水開始失控般狂流,回到公司想跟老闆說告退去看醫生,沒料到卻接到老闆的電話說她今天要SICK LEAVE。匆匆去看了公司的黃綠醫生,給了一堆感冒藥,雖然已經極度疲倦及身體不適,但連老闆都SICK LEAVE了,唯有當起幪面超人繼續工作,隔鄰組別的經理看見如斯景象問發生甚麼事,我說:「無他,全軍覆沒是也!」如是者當了差不多成個星期的幪面超人,到星期四再去看醫生,雖然獲得一日SICK LEAVE,早上卻依然在處理事務。同事說感冒沒休息是不會好,為了明天的蚱蜢演唱會,下午決定撤退回家找周公子希望醫好痛楚。
忘我的蜢蜢演唱會  今天上班雖然仍然是幪面超人,但起碼有點好轉及恢復精神,有能力清理「埋年」積壓的東西,趕及收工跟阿SA去看草蜢演唱會。草蜢的票是透過公司AIG之友代購的,本來打算買第一場,沒料到草蜢竟然加場加在前面,變了第二場,可惡!紅館有SHOW的時候,都會廣場可以說是人山人海,個個打算去聽演唱會的也在此吃飯去廁所,都會廣場都以可以說是為了紅館而生吧?八點過小小,跟著一大堆人潮向著紅館黃區出發。今次做半山區的朋友,都算看得幾清楚。草蜢演唱會以馬戲團做主題搭舞台,應該是用盡紅館的座位吧,舞台不算很大,而門票也不算很貴,可能採薄利多銷策略,最貴的四百元也不及之前的SUPER BAND貴。
  說回演唱會,草蜢不愧為草蜢,全場勁歌熱舞,說實在三隻草蜢都四十有幾,依然跳得咁勁還無乜休息時間,真是很厲害!除了草蜢的勁歌熱舞,也唱了幾首梅豔芳的歌,是對梅姐的懷念吧。雖然無嘉賓及舊歌主打(新歌我都唔識,咪搞),全場氣氛依然很熱烈,除座無虛席外,還有很多粉絲穿上紅色衣服進場,站著跟著強勁節拍又唱又跳。要不是病病喉嚨痛聲音沙啞,我想我會玩得更放。到後面草蜢要求觀眾玩人浪及手牽手一起伴著神愛世人一曲時,大家也很投入去玩,只是我跟阿SA身旁的男子身高相差頗遠,隻手高舉好累呀!
  演唱會終在三隻草蜢除衫露肉ENCORE後完滿結束,接著紅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開燈播放清場聲帶更是神乎奇技,怪不得引來大量「燒炮杖」爆吹氣棒及「開汽水」之聲作回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