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爆師奶vs嘮嘈阿叔@地鐵扶手電梯

  是日放工,一如以往經人流極高的灣仔地鐵站準備搭地鐵再轉東鐵回家。由於正值放工時間,一個二個歸心似箭的上班族都無不在地鐵的行人扶手電梯處疾步奔馳。一般來說香港人都會左行右企,讓那些像趕去死的人匆匆跑完扶手電梯,卻奈何今天出現了一件極度「串」的師奶攔路。話說這件師奶樣貌尚算端好唯身材稍為圓潤,在行至扶手電梯時仍與同行另一件師奶雞啄唔斷,於是乎人人都左行右企,她們就企晒左右。這個時候,後面已經積存了一批趕住去投胎的上班族,其中一位按捺不住的嘮嘈阿叔便忍不住口在這位師奶面前大聲說:「左行右企呀嘛!咁都唔識阻住晒!」而這位師奶不單未有照其他人的慣例般立即左行右企,反而還大聲疾呼:「我就乜要讓你呀!我做乜要借咩呀?」這位大叔真是「可怒也」,大聲講左兩句極不禮貌的「唔該」後,強行衝破師奶防線直衝而下。大叔身後的一眾趕投胎族見缺口一開,一擁而上在師奶背脊氹氹轉,又或像打美式足球般勁撞,這件被大叔攻破防線的師奶還一面被撞,一面跟同行師奶理直氣壯地說我做乜要讓人!對於這位寧願被撞卻也不願行埋一邊讓人的師奶都不知佩服好還是當笑話好。縱然她秉持搭扶手電梯不應行走的安全指引,但與其被人狂撞,我覺得還是讓一步站回右企比較好。至於嘮嘈阿叔,一想起他身後的一眾人像摩西出紅海般魚貫穿梭,就更覺搞野。無錯扶手電梯安全要緊,但我覺得這些一觸即發的打架事件會更加危險……
  今天皇后碼頭清場,說實在,我其實是屬於支持拆碼頭的一群。有些東西的確可以算是集體回憶,但事物總會慢慢腐化,回憶是存在於人的心裏,縱然保留一個碼頭,但其存在價值被徹徹底底的改變,那還有沒有存在價值?不遷不拆但最後變質成為另一樣東西,那又有沒有影響集體回憶這個意義呢?保持五十年不變,沒進步沒適應時代的改變而只強堅守保持現狀五十年不變,又是否算集體回憶?看著碼頭清場的一齣鬧劇,真不知說甚麼好了。拆與不拆,又是一個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